濮阳汽车协会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05|回复: 0

跪地卖油救妻原是一场闹剧

[复制链接]

62

主题

65

帖子

3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2
发表于 2014-1-22 10: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突如其来的匿名电话为何让记者心神不宁寝食难安?凭空出现的“知情人”为何一口咬定尿毒症患者另有其人?“卖油哥”在短短几日内为何五次三番造访平日里与他毫无来往的同村村民?连续几天,早报的采访车又为何在清丰县裴营村频繁出入?如果真如“知情人”所言尿毒症患者另有其人,那么“卖油哥”的妻子是否如“卖油哥”所言身患恶疾?

    一段看似悲惨的“卖油救妻”故事竟演化成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卖油哥“姬春利”的背后竟然牵连着两个家庭的秘密……

    “是濮阳早报新闻热线吗?我是早报的读者,我想向早报反映一个问题。早报1月10日报道的《妻子身患尿毒症男子‘跪求买油’》这篇报道配图中自称姬春利的跪地卖油的男子是假的,他真名叫姬进军,是清丰县大屯乡裴营村村民,他所说的妻子患有尿毒症的事实也是假的。另外,这个自称姬春利的男子所说的家庭情况也是假的。真正的姬春利另有其人,你们被蒙蔽了。”1月13日深夜11点半左右,早报热线值班记者接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匿名电话。难道真如举报人所说,这个“姬春利”是假的?那他“导演”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

    事件回顾:“卖油哥”走红 爱心人士涌现

    1月7日11时左右,一条市民热线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一位姓张的女士告诉记者,在位于中原路东段科技新村家属区内,一名中年男子跪在一辆三轮车旁,三轮车上装满了桶装食用油。他身边立着一块木板,木板上方写着“跪请买油”四个大字。下面小字写着:“由于妻子得了尿毒症,每天得花费高额医疗费用做透析,医生说最好是换肾,可这需要五六十万元,无奈出此下策。请您买一桶油吧,帮帮您的兄弟,这个家还需要她,两个孩子还需要妈妈。我在这里给您磕头了,谢谢各位的大德,保证是纯花生油,有假死全家。”“这个人看着蛮可怜的,你们过来看看吧。”张女士说。
    接到热线后,记者赶到该家属区内见到了卖油人。经过交谈记者了解到,他叫姬春利,今年43岁,清丰县大屯乡裴营村人,他下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上有近古稀之年的老父亲。2013年9月,妻子李艳玲被市人民医院查出患有肾衰竭。随后,他带着妻子转院至市油田总医院、北京武警总医院治疗。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妻子看病花费近20万元,这给一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从北京回来后,妻子李艳玲只能靠做透析来维持身体机能的正常运转。然而,每周两次的透析、近千元的花费让姬春利无力承担。万般无奈下,他只能靠卖花生油维持生计、筹取妻子的救命钱。为了方便报销,他妻子的病历单上均使用的是“姬春利”的名字。为了验证姬春利所言虚实,记者拨通了市油田总医院姬春利的主治医生的电话。通过查证,记者了解到确有一个名叫姬春利的患者因患有尿毒症而到医院接受治疗。1月10日,记者通过姬春利提供的住址,来到了“卖油哥”的家中,并且见到了他的孩子及卧在病床上的妻子李艳玲。另外,记者也看到了那一沓厚厚的病历单,病历单署名均为“姬春利”。
    随后,早报记者将“卖油哥”的遭遇写成稿件刊发。见报后,众多市民和网友作出回应。近百名爱心市民和众多爱心企业提出希望能以买油的方式向“卖油哥”提供帮助。另外,也有市民表示希望能够以捐款的方式帮助“卖油哥”渡过难关。姬春利表示:“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帮助,我一定尽全力为妻子治病。”

    “姬春利”另有其人“卖油哥”低头认错

    这样一个跪地卖油救妻的有情有义的汉子,会是假的吗?如果真是假的,是不是会有另外一个名叫姬春利的人呢?如果都不是,那么深夜打来的举报电话又怎么解释?
    带着种种疑问,1月14日,记者驱车与举报人见了面。据该举报人称:“跪地卖油救妻自称姬春利的中年男子真实姓名为姬进军,清丰县大屯乡裴营村村民,家有三个孩子,父亲已经过世多年。至于姬进军的妻子,从来没听说过她患有尿毒症。不过,在裴营村,确实有一个叫姬春利的人,40多岁,患有尿毒症需要每周到医院做透析。姬春利家就在裴营村村委会向东走不远,你们可以了解一下。”
    一路询问,11时,记者来到了姬春利家。姬春利的父亲接待了我们。他称,姬春利到清丰县中医院去做透析了,可能中午才回来。这时,一个女孩进了家门,她就是姬春利的女儿姬蒙。姬蒙告诉我们,她爸的肾病有好几年了。随后,我们电话联系了姬春利。他称在做透析,需要一个半小时左右做完后才能与记者见面。这个姬春利会是跪地卖油的“姬春利”吗?记者随即在村子里展开了采访。同村村民看到记者手中跪地卖油为救妻的“姬春利”照片后,纷纷表示图片中的“姬春利”真实姓名为姬进军,也是本村人。一个村民称:“他媳妇叫李艳玲,没听说过患有尿毒症啊。前几天还看见他媳妇在村口遛狗呢,错不了。”
    13时30分左右,记者再次来到姬春利家,见到了姬春利本人。眼前这个刚做完透析的中年人显然不是照片中跪地卖油的“姬春利”。那么,裴营村是否有两个姬春利呢?姬春利表示,本村只有他一人名叫姬春利。另外,据姬春利介绍:“从发现这个病都有五年了吧,现在算是发展到最厉害了,已经成尿毒症了,尿毒症除了透析没别的办法。想换肾是因为有糖尿病,但是现在医院不给换。”当记者拿着“卖油哥”的照片给姬春利看时,姬春利表示“卖油哥”名叫姬进军,本村人,而且还和他是同学。李艳玲则是姬进军的妻子。

    只为多卖几桶油 他骗了半城人

    疑团解开了:姬进军借姬春利之名跪地卖油。他为什么这样做?他给记者看的病历是哪来的?
    记者以再看“姬春利”的病历单为名,再次来到姬进军家。姬进军依旧拿出了署名为“姬春利”的病历单给记者。随后记者了解到,在早报的持续报道下,姬进军所卖的花生油几乎每天都销售一空。而且,已有爱心市民向“卖油哥”捐款。在一阵寒暄之后,记者向“卖油哥”打听本村是否有一个名叫姬进军的人。听到“姬进军”三个字,“卖油哥”愣住了,左手不停地颤抖。姬进军表示,他有两个名字,一个名字叫姬春利,一个名字叫姬进军。在裴营村,一共有三人名叫姬春利,其中两人为女性。随后,记者提出了要看一下姬进军的身份证,他表示身份证被拿去办理医疗保险。
    事已至此,记者将事情和盘托出,“卖油哥”低下了头,表示这一切都是假的。“姬春利”的名字是假的,声称妻子患有尿毒症是假的,两个孩子是假的,古稀之年的父亲也是假的。那么,记者两次采访,他为何没有说实话而是导演了这样一场“闹剧”?他表示,第一次记者采访的时候,他把同村村民姬春利的经历“编排”到了自己身上,随后记者来到他家中进行实地采访时,他已骑虎难下,只能将错就错。他的妻子李艳玲、刚大学放假回来的女儿都成了他这部“闹剧”的实际帮扶者。而这所有的一切,只为多卖几桶油……

    记者“眼见为虚”爱心蒙蔽双眼

    在回程途中,记者脑中一片混乱,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个曾经跪在众人面前卖油、白纸黑字向世人起誓要挣钱救妻、向记者倾诉苦难时近乎哽咽的“卖油哥”,竟然都是虚构的。而这场几乎感动了半城濮阳人的“卖油救妻”事件,也只是他导演的一场闹剧。
    记者回想起初次见到姬春利,哦不,是姬进军的情形……一个衣衫褴褛满身灰尘的落魄人,一个双手布满老茧脸上写满沧桑的中年人,一个孤独地跪在寒风中等待着顾客买油的卖油人,他呆滞的目光和绝望的表情深深地煽动了记者的恻隐之心。还记得记者亲手将姬进军从地上扶了起来,和他一起坐在寒风中冰凉的水泥石阶上,听他诉说着他所谓的“困难家境”,一切都显得那么顺理成章。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比起那些住着豪华别墅、开着豪车、每日进出着各种高档场所的有钱人,还有什么能比“跪着卖油”这样一幅画面更生动也更加让人觉得真实可信呢?
    在科技新村的市场上,姬进军向记者讲述着他的“悲惨经历”。当记者提出想要看一下他的身份证时,姬进军告诉记者,他的身份证被拿去办理低保了;记者又提出想要看一下他爱人的病历单,姬进军告诉记者,他把单据都放在家中了;记者再次提出希望能够了解到他爱人主治医生的电话,姬进军告诉记者,他把大夫的名字和电话都记在了纸上,放在了家里,中午卖完油回去就把电话发给记者……就这样,一个题为“姬春利卖油救妻”的故事在记者的脑中成形。
    当日15时左右,姬进军如约向记者发来了油田总医院某医生的电话号码,同时姬进军告诉记者:“由于妻子身体不好,一切需要跟医生接洽的事宜基本上都是我去跑的,并且为了方便新农合报销,病历单上填写的也是我的名字,所以只要向该医生提“姬春利”这个人,医生一定会有印象。”似乎合情合理,经过电话核实,姬进军向记者提供的电话确为市油田总医院某科室医生电话,该医生也确实向记者证实了确有尿毒症患者“姬春利”其人。一个医生的证实,一段近乎没有纰漏的凄惨故事,加上一个跪地卖油的丈夫,至此,记者对“姬春利卖油救妻”一事深信不疑。
    1月10日,随着一篇名为《妻子身患尿毒症,男子“跪求买油”》的报道问世,“卖油哥”姬春利这个名字迅速走红,“卖油救妻”的故事也很快引起了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关注。《大河报》、《河南商报》、濮阳网、新浪、腾讯等多家媒体对该报道进行了转载。值得一提的是,该报道经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转载后,迅速在网上被转发了5000余次。与此同时,许多网民也对“卖油哥”的实际情况提出了质疑。
    为了进一步核实“卖油哥”妻子的病情,查看“卖油哥”当初所说放在家中的病历单,10日下午,记者经姬进军指引来到了他的家中。在他家里,记者见到了他卧病在床的妻子和刚刚从大学里回来的大女儿。从姬进军大女儿的口述和姬进军提供的写有“姬春利”名字的病历单上,记者更加确信姬进军就是姬春利。
    可谁知,就是这样一幅“妻子卧床、孩子懂事”的凄楚画面,竟是姬进军为了瞒天过海携全家倾情演绎的一场“悲剧”。在这场开年大戏中,男主角姬进军几乎声泪俱下,结合着他妻子李艳玲的卧床不起,再一次把记者感动得一塌糊涂。而他年仅16岁的大女儿对于母亲病情的简述更是为全剧画上了点睛之笔。
    记者回想着这一幕幕场景,每一个看似真实的情节背后都隐藏着巨大的谎言,不禁让人后怕。回到单位,已经是下班时间,虽然事情的真相已经呈现在了记者眼前,但还有许多细节困扰着记者:姬进军和姬春利非亲非故,他怎么会有姬春利的病历单?又怎么会对姬春利的病情如此了解?他又是从哪里查出并向记者提供姬春利主治医生的手机号码的?想到这些问题,记者决定,三探裴营村!

    一个陌生电话 引起记者注意

    1月15日早晨,伴随着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记者睁开了双眼。电话里面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你好,请问是赵记者吗?”“是的,您好,请问您是哪位?”“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我有些事情想单独跟你聊一聊,这件事跟我有很大关系。”记者再三追问,对方仍不肯透露自己的姓名。突然,记者想到了一个人,经过大胆猜测记者问道:“您是不是姬进军的爱人李艳玲?”稍作沉默之后,对方笑着答道:“是的,你竟然猜到了。”记者脑海中随即浮现出前两次造访姬进军时一直“卧病在床的妻子”的形象———她就是李艳玲。
    李艳玲在电话里并未表明意图,只是一再强调,希望可以单独跟记者会面。想到其中可能有隐情,记者便答应了她的要求,并约好电话联系。

    三探裴营 终于拨云见日

    15日9时50分左右,记者再次踏上了通往清丰县裴营村的路。带着前一天离开时的疑问,这一次记者的目的很明确:摸清细节,寻求根源。
    10时30分左右,记者再次来到了姬春利的家。由于事先已经通过电话,见到姬春利时,他也正在等待着记者的到来。姬春利这次见到记者,一改前日的态度,厉声说:“太气人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呢!他怎么可以借着我的名字去行骗呢?我一个有病的人,从来没有招惹过谁,他怎么可以这样做呢!”就在1月14日记者向姬春利阐明此事时,姬春利还半信半疑,抱着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为何时隔一夜,姬春利的态度会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
    姬春利告诉记者,15日一大早,他就接到了几个亲戚朋友的电话。先是问他是不是在卖油,然后又问他是不是在“跟人合伙儿”?并劝姬春利说,“如果不是的话,就赶紧向人澄清,免得影响不好”。姬春利说:“今天早上我走在村里的时候,已经有人向我指指点点,并且问我卖油的事情了,这对我的名誉造成了很大影响。”
    据了解,姬春利原本也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曾经也颇有些家底。自从几年前被查出患有糖尿病后,他就接受医生的建议,几乎戒了烟酒。随着这两年病情恶化,家里的积蓄基本上都用于看病了,前前后后花了也有快20万元。如今,坐吃山空的他已经没有了经济来源,只是靠着父亲的退休金和刚刚上班的女儿挣的钱来维持治疗。但姬春利告诉记者,无论家里有多困难,他也没有开口向别人借过钱,更不可能会去“跪地卖油”。而他所说的一切也得到村支书孙勇民的证实。
    姬春利告诉记者,他和姬进军非亲非故,绝不会和姬进军是“同伙”。那么,既然非亲非故,姬进军又怎么会对姬春利的病情了如指掌?又怎么会有姬春利治病的病历单和报销单?姬春利的妻子刘先梅向记者解答了疑惑。

    “卖油哥”五次拜访 只为瞒天过海

    原来,从接受采访当天开始,姬进军共来过姬春利家五次。
    1月7日下午,很少登门的姬进军突然前来拜访。姬进军客套一番之后表明了来意:“我有个朋友也是得了尿毒症,我来了解一下情况。看你的病情治疗得不错,想问一下是哪个医院的哪个大夫给治的!”由于都是同村老乡并且是小学同学,一向热情豪爽的姬春利非但没有隐瞒,反而将为自己看病医生的姓名和电话都告诉了姬进军。随后,姬进军满意而归。
    1月10日下午,姬春利家迎来了姬进军的第二次登门。刘先梅告诉记者:“那天下午他来的时候春利去做透析还没有回来,我跟女儿也刚好不在家,家里只有年迈的老父亲。”随后,刘先梅接到老父亲打来的电话,说是姬进军来家里借病历单了,向她询问借还是不借。刘先梅回忆说:“当时姬进军对我说,他有几个朋友听说我家春利的情况了,知道我家也挺困难的,想帮帮我们。他想把病历单拿走让他们看看。”刘先梅虽然有些疑惑,但毕竟她也希望能有人帮衬一下,就没有多问,让老父亲把病历单给了姬进军。而1月10日,正是记者初次去姬进军家采访的那天。
    姬春利告诉记者,姬进军第三次来他家的时候是1月11日晚上。这一次,姬进军不仅还回了借走的病历单,还送来了1000元钱。平日里与他毫无瓜葛的姬进军,竟然平白无故地送来1000元钱,这让姬春利起了疑心。姬进军向他解释说,是朋友看姬春利家困难凑的1000元钱,希望能帮帮他。虽然起了疑心,但毕竟是别人的一番好意,姬春利也不好多问,暂时将钱收下了,但并没有花。他隐约感觉,这钱的来历没那么简单……
    1月12日下午,姬进军第四次来到姬春利家。这一次,他是来借发票和报销单的。姬春利告诉记者,经过之前三次的走动,对于姬进军的到来,他已经没有那么抗拒了。姬进军告诉他,他认识一些朋友,说不定可以帮他多报销一些看病费用,想要把报销单借走看一下。姬春利深知自己的家境,他想,就算不能得到帮助,哪怕能为自己多报销一些看病费用,也可以减轻一点压力,就将报销单借给了姬进军。凑巧,1月12日正是记者在电话里与姬进军提出需要落实一下看病费用的日子。
    姬进军最后一次来姬春利家是1月14日下午,也正是记者探明了真相并告知姬春利和姬进军二人的那天。姬春利称,那天下午记者走后不久,姬进军就来到了他家。“他是来还报销单的,也是来道歉的。那天我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几乎没有难为他。谁知道现在事情会闹得这么严重!”姬春利说,“如果是我现在见了他,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随后,记者经村支书的指引,来到了姬进军的哥哥姬奉军家。对于弟弟姬进军,姬奉军似乎不愿多说些什么。记者从姬奉军的爱人口中得知,兄弟两人已经许多年没有来往过了。具体原因,他们不愿多谈。
    不难看出,姬进军前后多次对姬春利家的“拜访”,几乎为了同一个目的———自圆其说!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却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冥冥之中自有一双正义的眼睛在背后时时刻刻盯着那些不法之人。探明了姬进军的“蒙骗过程”,是时候去会一下早晨接到的陌生号码的主人李艳玲了。

    想要保护孩子 “闹剧主角”道出真相

    从姬春利家出来,记者拨通了李艳玲的手机号。跟李艳玲约好,在清丰亭西北角见面。
    和她的丈夫姬进军不同,李艳玲似乎看起来更加理性一些。面对记者,她并没有因为丈夫犯下的错误而表现得唯唯诺诺。她对记者讲述了她和姬进军婚姻生活的不幸。她说:“我不是来道歉的,我知道,错误已经犯下了,就算我说一万个对不起也于事无补。我只想求求你们,进军他犯下的错误和孩子无关,就算要处理也请处理我们夫妻二人,不要让孩子的学业受到牵连。”
    刑不上大夫,祸不及家人,不要让孩子受到牵连,身为记者的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我们能做的只是去揭露事实的真相,以免无辜的人蒙受不白之冤。一番倾诉之后,李艳玲叫来了丈夫姬进军。这是记者第四次和姬进军见面,而这一次,未免有些尴尬。也正是这一次,姬进军向记者敞开了心扉,阐明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他叫姬进军,今年43岁。父亲多年前早已过世,母亲也于去年离他而去。妻子李艳玲虽然患有心脏病,但身体还算健康。家中一共三个子女,大女儿去年考上了大学,二女儿和小儿子年纪尚小,一家五口人都指着姬进军过日子。就在遇到记者的前几天,姬进军才开始在油田小区里游走卖油,但生意总不太令人满意。只有中学文化的姬进军想到了同村姬春利的病情,于是他想到了这个“立牌、跪地、救妻”的卖油办法。“我只是想多卖几桶油!”姬进军终于说出了他内心深处这个最简单却是最真实的想法。
    “遇到你的时候,是我跪地卖油的第一天。我以为采访一下就没事了,没有想到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报道出来后,我最多的一天可以卖到30多桶,平时也可以卖到20多桶。”姬进军说,“我并不是诚心想要欺骗你们,你们去我家的时候,我已经骑虎难下了,只好让妻子和孩子配合我给你们演戏了。”
    出于愧疚,姬进军曾将自己卖油挣来的一部分钱送给过姬春利。但后来,姬春利的妻子已经将钱还了回去。面对记者,姬进军几乎哽咽。他后悔当初做出这样的举动,更后悔面对记者的采访时,没有实话实说……

    记者手记

    我并不是在为自己开脱,记者不是侦探,很难做到万无一失。不可否认的是,面对这样的事情,我心中的天平会更加倾向于感性的一方。当发现真相并不是首篇报道中那样时,我内心的复杂程度并不会亚于任何一位爱心人士。有愤怒,但更多的是自责:如果没有这样一篇报道,是否就不会打破原本属于两家人的平静。但如果真的没有那篇报道,也许事实真相就会被掩埋……究竟孰对孰错,我难以评判。
    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记者宁可相信这是一个为了生计、为了挣钱养家糊口、为了供孩子念书的的穷苦人一时想出的笨主意,也不愿意把它定义成一次利用市民爱心博取同情的恶性欺骗。如今,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本应是一场无私奉献的人间真情,却以这样一个闹剧形式收尾。如今“卖油哥”姬进军也已经收起了他卖油的家什,在家中惶惶度日,而真正身患尿毒症的姬春利还在辛苦支撑着他贫困的生活,用微薄的收入维持着他每周三次的透析治疗……




  论坛里面的帖子全部删除,抱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6-26 17:48 , Processed in 0.10892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